好未来杨松帆:开放、合作推动教育进步

  • 时间:
  • 浏览:0

11月25日,GES2019未来教育大会“AI+教育:梦想照进现实”圆桌论坛在京召开。好未来教育集团技术体系副总裁李非,好未来教育集团AI工程院负责人杨松帆,科技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研究中心赵志耘,网易有道首席执行官周枫,罗兰贝格大中华区合伙人、数字化业务负责人王欣,流利说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胡哲人,掌门教育联合创始人吴佳俊等学界、业界嘉宾汇聚一堂,就“AI+教育”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

核心观点:

做教育的伙伴愿因回会一有二个梦想,都希望都看规模化的因材施教。有时候,如保达到那一步,如保画清抵达路径?这是最具挑战的事情。

未来5-10年,倘若都都回会 一有二个行业的平台都都回会 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更加了解学生。第二件事,更能激发老师的创造力。

在教育科技、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在一点人 儿大力投入的具体情况下,竞争会带来行业的进步,开放和公司合作 同样能带来行业的进步。

(杨松帆、李非参加“AI+教育:梦想照进现实”圆桌论坛)

(杨松帆发表精彩观点)

(李非发表精彩观点)

以下为现场实录:

主持人(李非):今天请到了4位教育科技企业的嘉宾和一点人 儿一起去来探讨AI+教育的实践,以及人工智能在教育行业落地应用和未来发展的分享,下面有请4位嘉宾周枫、胡哲人、杨松帆、吴佳峻一一上台,欢迎各位!

回顾一点年,关于各位所在的企业,在教育AI行业的实践有那先 重大的进展和突破?首先先请周枫谈一谈,网易有道在教育市场的细分领域里,选用了AI硬件一点细分赛道。一阵一阵是在今年,新的产品词典笔取得了比较好的口碑。为那先 要选用AI硬件一点赛道?今年有那先 突出的进展、体会?

周枫:从网易有道的历史和基因高度来讲,老是是技术导向的。好多好多 ,一点人 儿在人工智能的技术方面研发时间比较长。从最早做翻译的系统现在始于,5008年有道做了国内第一有二个机器翻译系统,到2017年升级成基于人工智能的NMT神经网络的翻译系统。

好多好多 ,有道今年去做硬件教育相关的产品,也是继承了原本的技术路线。在翻译方面,做到从中文到其它语言的翻译都全球第一的水平,在中国市场、印度市场、印尼市场,用户量回会最大。

缘何样帮到用户?一点人 儿的翻译产品觉得做得很好,可好多好多 中国学生上学时,是只能带手机的。好多好多 ,当学英语的原本,能都回会 查字典、能都回会 翻译,通过翻译机、有道词典笔就还能都回会 替代手机。有道词典笔对着阅读的材料划一下,还能都回会 查字典和翻译,只能访问网络,也是离线的AI技术带来的好处。

基于用户的需求,有道来落地AI技术,事实证明,觉得硬件项目做起来一阵一阵苦,词典笔项目做了整整两年,团队反复过来跟是我不好,一点翻译质量觉得做不上去了,只能做到准确率500%。是我不好,不愿因,你回去重新改。最后一点人 儿做到超过95%的识别准确率,才使得一点产品在京东上翻译类硬件销量第一。硬件产品觉得很苦,但还是有它的好处,学习类的硬件是学生和家长都一阵一阵欢迎的,把AI用好要花好多好多 功夫,但最后是值得的。

主持人:流利说教育AI给我最深的印象是自适类学习,包括“懂你英语”一点产品。还能都回会 请哲人给一点人 儿分享一下,流利说在教育AI行业发展的一点底层逻辑,包括在今年有那先 突出的进展?

胡哲人:流利说在学科类愿因英语学习上比较专注,少许的经验主要积累在英语的语音识别,包括评测、音素、音节等等。通过过去7年(准确说6年半)时间,C端产品上线,累计了巨量的用户英语数据,随着产品的拓展,实现了全年龄段的覆盖(从小孩子到成年人)。

在过去一年里,不论打分算法,还是在一点个性化自适应上,流利说回会比较大的突破。愿因中国用户总体来说非常在乎发音的,希望发音都都回会 比较好,这觉得回会全世界回会一点需求,但中国用户一阵一阵在乎。从用户需求出发,流利说推出“地道发音2.0”,融合了过去几年语音识别、音素级别,也引入了机器识别、多模态对口形的识别,在地道发音1.0的基础上,有很大的提升。这款产品全量上线2个月原本,数据非常不错。当然并都在的技术和产品体验还能都回会 打磨,总体而言,在发音环节上,愿因是真的都都回会 做到完整的AI老师。

在个性化和自适应上,老是一有二个在线测的产品“达尔文英语”,这是一有二个Fully   adapted的个性化推题,英语学习者每一有二个里程碑之间,完整根据学习者并都在的学习能力,以及之类的学习者的成长路径去做个性化学习。

流利说跟有道还是挺像的,对产品和技术非常执着,这跟流利说的创始人是理工男有关。一点人 儿也认为好多好多 产品体验的突破,来自于对教学内容和技术整合的深刻理解。

主持人:松帆是我的同事,好未来AI工程院的负责人。原本在赵主任和王总的报告上方,你愿因被提到好多好多 次了。一点人 儿都看基于AI课开发平台,包括刚才赵主任提到的新一代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这方面围绕AI做了好多好多 工作。

在你看来,你研发的工作重点和主线是那先 ?今年你有那先 收获?

杨松帆:今年好未来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了里程碑式的进展。(科技部批准依托好未来建设智慧型教育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

这有一有二个方面的意义:

第一,对好未来过去在教育科技创新领域的一点探索的认可。

第二,基于一点平台,好未来能都回会 承担更大的责任,不管是有利于国家在教育行业持续投入,还是推动教育行业的进步进步上。这回会沉甸甸的担子。

好未来业务的繁杂度很高。(含晒 线上、线下、大班、小班、一对一等教育全链条)有时候,好未来做AI能都回会 有所选用。

这样,好未来该如保去赋能教育的各个环节?不管是课前、课后,还是教学管理等环节,好未来最专注的是授课环节的升级。

有时候,好未来在线下课堂里的升级,花了较多的时间和精力,并最终实现了WISROOM智能教室处置方案的落地。目前,除了要在好未来内部教学场景中应用WISROOM智能教室来授课、跟学生互动,更要服务整个行业,在更多的城市里服务更多的老师和学生。这非常有挑战性。

好未来将持续去做之类的AI赋能。目前已有超过5000个城市、上千家机构使用好未来的智能教室。这好多好多 一有二个现在始于,还能都回会 有更大的突破。

主持人:我关注到掌门的教育AI主要集中在标准化和个性化的线上教育产品,那一点人 的教育AI的理念是那先 ,今年有那先 比较大的进展?

吴佳峻:掌门教育将AI融入到学生的链条当中,跟教学场景比较契合。最早,是围绕个性化去做文章,原本一点人 儿对于个性化的理解是,一有二个老师对一有二个学生。觉得当样本变多的原本,一点事情是不可控的。通过技术去了解学生的具体情况,用技术给学生推课件,比如说一有二个学生上同一节课,课件回会不一样的,包括作业、学习路径、学习规划,将来都能通过AI去实现,通过老师的一点人经验和AI技术,达到个性化教学的理念。

最主要还是围绕个性化、标准化去做。今年的突破最主好多好多 在数据上,把模型不断训练得更好一点,目前还在调准的阶段,未来的效果会更加好一点。

主持人:下面进入到第二个话题,刚才王总也提到了,教育行业是非常大、非常传统的行业,也是不断在被细分的行业。觉得一点人 儿一有二个共识:用科技推动教育的进步,是能都回会 全行业一起去努力的。一点人 儿回会谈下一步该缘何更多的进行分工公司合作 和全链条的整合。

我想 请各位谈一谈,身为教育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对教育AI在分工公司合作 的方面有那先 看法和观点。

先请周枫谈谈一点话题。

周枫:人工智能跟教育的结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现在是渐至佳境的具体情况。几年前,一点人 儿对于AI和教育结合的想法,比较简单化。

比如认为有了自适类学习,整个疑问就处置了,时候证明回会靠一有二个点就能做到的。

赵主任也讲了,这是一有二个非常宽广的领域,能都回会 做好多好多 事情,业界里一点人 儿的做法好多好多 ,每家根据一点人的业务现实,去聚焦不同的事情。

除了硬件之外,有道也关注缘何更好地结合在线课的产品和AI,如有道的智能笔,在帮助学生做自动数字化练习的过程,都回会 自动的评分。

像伯克利的Gres Gop原本的,有道也做之类的能力,都落地了。行业内互相的开放和整合是非常重要的。

好未来的开放平台做得非常好,有道回会“有道智云”原本的开放平台。

回会每家企业回会能力去开发所有的人工智能相关的能力。

在作业端,有道是比较强的,比如在题目的处置方面、公式的识别方面,有道回会国内做的最好的。

扫描下来的题目,有道还能都回会 把它做切分,对每道题自动的切分等等。在API层面和SDK层面的整合,开放的技术能力是一方面,也是行业内更多公司合作 的好手段。

吴佳峻:一点人 儿的好多好多 AI是基于自有平台的,但也会有好多好多 公司合作 的,比如好多好多 硬件的要素,愿因成本比较高的,回会寻求一点公司合作 。

觉得有好多好多 的数据愿因好多好多 现实的应用,一点人 儿愿因会偏应用型。

胡哲人:一点人 儿企业相对比较年轻,跟好未来和有道比,一点人 儿在开放平台一点块目前这样一阵一阵的进展,一点人 儿公司相对来说还是持比较开放态度的。

一点人 儿跟好未来公司合作 过,有过发布会。教育的本质是内容。教育离不开好的内容,好多好多 在内容一点块,觉得一点人 儿老是是持着非常开放的心态,会跟一点内容方公司合作 ,一起去给中国的学习者提供繁杂的选用。愿因教育行业的角色分工这样细分,不论是技术提供方还是内容提供方,只能一点人 儿一起去齐心协力,才都都回会 更好的把整个生态,愿因是教育做得更好,最终受益的是个人所有所有 。

主持人:原本几位伙伴都分享了一点人 对开放和共享的一点看法。觉得松帆的压力应该蛮大的,尤其是在国家开放创新平台的建设和下一步整合行业的力量上。

杨松帆:关于分工一点话题,我从一有二个视角来阐述:第一有二个视角,从行业高度出发,一点人 儿能都回会 探讨人工智能时代机器和教师的角色分工。

第二个视角,从国家层面出发,一点人 儿能都回会 探讨科技发展过程中带来的教育伦理疑问。

作为开放平台的建设方,愿因说是主要推动方,我愿因会从以下2个层面去探讨好未来的“开放”。

第一,好未来希望将过往沉淀积累下来的一点技术成果,以开放平台的形式来服务整个行业。

第二,好未来希望都都回会 有更多的技术开发者和高校的科研方进入到平台上。

关于全链条整合,有一有二个方面疑问。一方面,在数据脱敏的具体情况下,好未来与否都都回会 开放一点可公开的数据。一点人面,在数据脱敏的具体情况下,是回会有机构时候与一点公司合作 对象共享数据。

行业能都回会 有更多的开放。首先是,AI基础设施的开放。好未来在做教育开放平台时,搭载了非常多的底层设施,如数据的标注平台、AI模型的训练平台、数据流转管理的平台等,那先 平台都都回会 降低AI从业者进入教育行业的门槛。原本的底层设施非常重要。

其次是,AI标准的开放,这愿因能都回会 和国家科技部、教育部等一起去来共建。

最后是,教育场景的开放,让教育科技真的都都回会 在用户层面产生价值。愿因还是能都回会 一点人 儿在产品和业务侧有更多的思考。

好未来教学的场景比较繁杂,业态也比较繁杂。未来,不管是好未来还是更多行业伙伴都还能都回会 需把一点有价值的场景和需求分享出来,让更多的教育企业参与进来,共建教育的未来。

主持人:非常感谢各位的分享。在我看来,教育科技、教育人工智能正在快速发展,在一点人 儿都大力投入的具体情况下,竞争会带来行业的进步,开放和公司合作 同样都回会 带来行业的进步,倘若在座的各位一起去努力,推动教育进步。

在研发的工作中,一点人 儿觉得人工智能在教育行业应用最大的困难愿因挑战是那先 ?一点人 儿不仅讲现在的困难,各位是回会还能都回会 给一点人 儿描绘未来5-10年,迈过了当前的困难原本,各位对教育人工智能未来的展望是那先 ?

周枫:目前最大的困难,往往是一点人 儿拿到项目来找我,有时候要钱,说白了好多好多 要钱、要人。公司CEO干的事儿好多好多 分钱、分人。一点人 儿的AI实验室、产品团队一起去也在跑好多好多 项目,最大的困难是人工智能型的项目与否真的都都回会 给教育带来巨大的数率提升。

有时候,“巨大”一般定义是10:1,而回会1.5:1、1.3:1,愿因人工智能往往能都回会 少许的数据、算法、投入,都回会 落地,落地的原本,往往它的疑问好多好多 ,愿因你带来的回报存在问题,就会老是出現“雷声大、雨点小”的具体情况。

觉得,前几年好多好多 人工智能的项目,一点人 儿会发现,做了半天原本都都回会 带来一点改进,但最后效果太大好。好多好多 ,无论是做人工智能和教育结合的企业,还是公司内部团队,一定要考虑的疑问是,新的土办法还能都回会 带来非常大的数率提升?

未来具体情况还是非常好的,一点人 儿面临着巨大的愿因。一点人 儿回会要替代老师,好多好多 帮助老师,帮助老师提升数率。中国中小学老师要在作业上花一有二个小时,愿因都都回会 帮一点人 把一点时间节省到10分钟、20分钟,花更多的时间在学生身上。这是一点人 儿的愿景。

胡哲人:现在的教育行业非常一阵一阵,最大的一有二个挑战永远是消费者的需求。从这方面来看,教育和医疗很像,消费者对于一有二个新鲜东西的接受程度和欢迎程度数率,这样这样快。当然一点人 儿也经历过融资、经历过上市,好多好多 跟好多好多 人聊,挑战在那先 地方呢?

举一有二个简单的例子,一点人 儿通过滴滴、快的竞争,愿因都都回会 接受一有二个业余的司机让我开车了。但你不难 接受一有二个业余的医生让我开刀,甚至于说一有二个业余的老师吧。觉得,一点点是最大的挑战。回会说技术不这样好,好多好多 在一点特定的领域,比如说纠正发音,消费者对一点东西的理解和接受都能都回会 时间。这能都回会 全行业和好多好多 因素去投入。

展望5-10年,不光好多好多 技术,从技术+好的内容,最终形成一有二个产品,都都回会 在未来一段时间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即使在欧美一点发达国家,教育师资的力量回会不平衡的。在中国,好多好多 偏远地区更是存在问题优质教育资源。面对那先 具体情况,一有二个技术驱动的产品,在很大程度上去替代相当一要素英语老师的功能,从0分做到500分、70分甚至500分都这样疑问。

一二线城市需求不一样。在那,家长对更多孩子的要求,是从95分变成99分,甚至5000分。在这件事情上,老师还是一有二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环节。但很不幸的是,优秀的师资资源觉得发展不平衡。这是一点人 儿面对的现实,也是一点人 儿作为企业,不论从商业侧还是从公益侧,都能都回会 去处置的疑问,即更多的类学习到好的内容。这是作为一有二个教育企业,非常有使命感的一点。

杨松帆:我愿因有一有二个版本。

版本1:得话版本。如保去协同?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做教育的伙伴愿因回会一有二个梦想,一点人 儿都希望都看规模化地因材施教。有时候,如保真正到达那一步,路径是非常难画的。如保能画清楚一点路径,是最具挑战的事情。

版本2:长一点的版本。未来5-10年,倘若都都回会 基于行业的平台都都回会 做成两件事。第一件事,更加了解学生。第二件事,更能激发老师的创造力。

了解学生,指的是都都回会 在学生学习的全场景、全链条里,知道他的学习行为和路径。了解学生原本,把原本的信息提供给老师。即便不给老师做任何培训,一点人 都回会 做非常多的事情。比如与否该多照顾下家庭条件愿因较困难的学生?老师一点人就都都回会 有所判断。

基于原本的平台,老师都都回会 使用一点辅助的工具或系统,从而激发老师更多的创造力。愿因老师只能被替代,一点人 儿就要思考如保都回会 发挥出成千上万老师的价值,愿因更大化地发挥出一点人 的价值。从供给侧的高度来看,这愿因是当前巨大的瓶颈。

觉得两点都非常重要。第一,更了解学生。第二,更激发老师。

吴佳峻:决策是最难的,愿因一点人 儿有太大的人工智能技术,当选用要太大用的原本,还是蛮纠结的。愿因你告诉我,这技术到底对于学习的效果会不必有很大的有利于作用,与否还有一点你这样想到的弊端。

如保去清楚判断哪个技术最适合一点人 儿的场景、适合一点人 儿的学生、适合老师的教学?这是最难的。

对于未来几年,原本一点人 儿老是回会说通过技术去提效,未来是回会在教学内容方面能有一点变革?现在教研内容更多是书本,愿因说是视频,未来是回会有更多VR愿因全息投影,让学生能更直接接触到教学内容,让学生感兴趣、真正快乐学习。愿因现在的快乐学习愿因回会通过友情得话来建立的,愿因说激发他的成就感。有时候,这还是比较难的。

倘若说教学内容并都在,能让学生感兴趣,能让我快乐地学习,能让我一点人有动力去学,一点人 儿未来愿因会在教学内容方面多考虑一点,去做进一步升级。

主持人:感谢4位的分享。时间过得迅速,愿因到了环节现在始于的时间。从我的高度讲,好多好多 话题还意犹未尽,值得一点人 儿再去仔细思考、讨论,包括后续一点人 儿缘何持续努力用科技推动行业的进步。

今天在与四位的交流中,我都看了坚持和情怀以及对未来的信心。好多好多 ,倘若通过今天的圆桌论坛,把一点人 儿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的信心,也传递给参加今天分论坛的所有伙伴。一点人 儿希望,科技能给教育带来更加光明的未来。谢谢各位参加今天的论坛。一点人 儿明年再见,谢谢!